為甚麼我放售Facebook股票

Facebook破壞了與用戶的社會契約。

Facebook (NASDAQ:FB) 為主導社交媒體的企業。每日多達數十億人使用Facebook和Instagram,與世界各地的朋友、家人和同事分享生活。從多方面看,Facebook成功令世界開放,建立跨越國界的聯繫。 

Facebook股東的回報非常出色。自2012年5月IPO上市以來,股價上升了582%,為SPDR S&P 500 ETF Trust總回報的兩倍有多。在首次公開發售後數月便買入的投資者(筆者很幸運在2012年9月便已買入)獲得了更佳回報。Facebook股票在2012年8月谷底反彈,其後股價累計升近1,400%。 

可惜Facebook在發展過程中也造成重大損害,選擇了能輕鬆獲利的方法,破壞與用戶和整體社會的社會契約。像Facebook這樣的大公司,應表現出最佳的環境、社會與管治(ESG)投資,即專注立業為善的經營哲學。

因此,我在2018年3月作出艱難決定,出售了手上的Facebook股票,沒有獲得Facebook至今帶來的全部回報。 

簡單來說,我不再信任Facebook管理層。創辦人兼行政總裁朱克伯格無疑具有遠見,但他掌控了公司擁有表決權的股份,嚴重窒礙了Facebook可在平台上作出的重要改變,以至影響其獲利模式。如情況繼續,我不會有興趣成為Facebook投資者。 

社交媒體與改變「奧佛頓之窗」

朱克伯格經常說,Facebook平台是人們聯繫世界的方式。理論上聽起來不錯,可惜,現實是Facebook的工具似乎正背道而馳。從多方面看,Facebook成為了封閉的回音室。社交網絡Facebook本身的演算法發揮了重要影響力,某程度上根據用戶「讚好」和分享的內容,為用戶提供相關資訊。

這造成扭曲現實世界的視角,Facebook頁面和群組公開宣傳由真人發佈的各類帖文和分享,從中不斷向用戶灌輸誇張言論和雜亂資訊。「奧佛頓之窗(Overton window)」因而出現改變,越來越多人相信政治、醫學,以至科學等大量極端觀點,甚至爭論地球到底是球狀還是平地。 

Facebook的責任及其負面影響

筆者不是在此為社會上的極端觀點怪罪Facebook。期望任何社交平台監管這些言論既不公平,亦不合理。用戶應要為分享和發佈的內容承擔最主要的責任,而Facebook不應為所有發佈的內容,擔當判別事實真偽的「仲裁者」。 

然而,Facebook確實有責任好好控制能使用其平台的用戶。許多團體有動機和誘因使用平台,從扭曲和誤導事實之中獲益。Facebook未有付出足夠努力解決這個問題。 

Facebook逐步朝正確方向邁進。Facebook讓用戶更容易舉報違反公司政策的帖文,包括虛假新聞、仇恨言論、垃圾郵件或其他令人反感的內容。Facebook亦在分享連結的帖文增加按鈕,提供該內容及其來源網站的資料。 

但Facebook仍然未能擊中問題核心:Facebook的利益來源。Twitter在2019年底決定不再接受政治廣告,但Facebook似乎完全無意跟隨。相反,2020年是美國的總統選舉年度,這間社交媒體巨企可能希望迎來史上政治廣告開支最高的一年。 

Facebook似乎正重演2016年的失敗,當時公司接受了數百萬美元外國團體的宣傳帖文,藉著攻勢左右美國的政局發展。只要Facebook同意接受政治廣告資金,公司本身的財務利益,便會與平台的使命相違 ─ 「……讓人有能力建立社區,使世界聯繫更加緊密」。

未能兼顧盈利和社會責任

每間公司都有環境、社會和管治責任,近年來,ESG投資對數百萬人的重要性與日俱增。單看Facebook的業務性質,便需要肩負比大部分公司更加重要的社會使命。Facebook在這方面未能使所有利益相關者滿意,包括投資者、用戶和廣告商。 

Facebook在這些問題上的不作為,令我們目睹許多廣告商近期因此退出平台 。「抵制」能持續多長時間尚有待觀察,但顯然地,筆者不是唯一擔心這些問題的人。 

未來,Facebook可能繼續跑贏市場。公司佔有絕對領導地位,而營銷人員將使用客戶集中收看的平台。 

但投資不僅僅是賺錢;也涉及帶來貢獻,讓世界變得更美好。Facebook絕對能做到這點,有能力造褔數百萬人。但同時,平台造成的損害(尤其是它盈利所在的廣告類型)多於建設。在情況改變前,我不會擁有任何股份。

分享給你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