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快活收入微升 港式快餐成功抗疫?

大快活(SEHK:52)是港式快餐龍頭之一,主力在香港經營「大快活」品牌。在剛過去的財政年度,大快活業務面臨社會事件及新冠疫情帶來的衝擊,到底集團「抗疫」表現如何?

行業逆風強烈

截至今年3月底止年度,大快活在第2及第3季面臨著社會事件對本地零售餐飲業的打擊。踏入末季,集團又遇著新冠疫情造成的更強烈衝擊,如防疫措施限制了餐廳的使用率,社交距離意識亦令大眾外出用餐意欲下降。面對行業逆風,大快活的營運收入保持防守性,全年實現2%增長至30.3億港元。然而,毛利卻錄得約28%跌幅,而且經營成本上漲,稅前溢利大跌66.5%。

成本漲令毛利率急跌

大快活在逆市守住收入不跌反映需求夠防守,但業績仍出現顯著衰退,銷售成本上漲致毛利率收窄是重要因素之一。快餐品牌面向大眾需求,但大眾餐飲選擇眾多,大快活的議價能力並不高。銷售成本上漲帶來的負面影響難以通過提價策略來抵銷。除此之外,行業逆風中大快活推出彈性優惠,如外賣折扣亦會造成毛利收窄。在2020年度,大快活的毛利率按年下跌3.7個百分點至9.2%。

經濟規模效益失效

連鎖快餐店賺錢主要靠薄利多銷。毛利率雖則非常之低,但只要固定成本控制得宜,規模經濟可帶來顯著效益。然而,當毛利率受壓,簿利變得更加簿,邊際貢獻大縮水,即使營運成本未有上漲,盈利能力受損是無可避免的。

期內大快活的稅前非銷售成本增加約3,600萬元,即使撇除了新會計準則「租賃」帶來約2,400萬元影響,集團的營運成本仍增加約1,200萬元,變相加劇毛利受壓造成的規模經濟失效的影響。

結語

大快活收入持平,但盈利能力明顯受損。然而,集團在逆市中仍可守住營業額大致持平反映其大眾品牌的防守能力,長線優勢未必受損。

編輯:Cyrus Li

分享給你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