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Meat買得過嗎?

在過去一年,這間植物性肉類替代品龍頭的股票一直起伏不定。

Beyond Meat(NASDAQ:BYND)和其植物性牛肉替代品的吸引力比筆者一年前想像的要大得多。雖然筆者當時提及的一些風險仍揮之不去,但這間植物蛋白肉生產商已減輕其他風險,同時估值仍然高昂。

就讓我們探討Beyond Meat的業務,看看其估值是否名副其實,以及投資者是否應該買入該股(更不用說其牛肉替代品)。

市場機會

去年筆者探討的第一個領域(但筆者的判斷錯了)是豌豆蛋白漢堡的機會有限。雖然筆者承認Beyond Meat的漢堡扒有機會打入大衆市場,但我仍將之視爲是純素食者/素食者的產品。

Beyond Meat從未只針對消費者市場推銷其產品,而其產品亦不只出現在售賣豆腐的超市通道上。事實上,在筆者所在地的超市裏,Beyond Meat的產品被放在肉盒中陳列,儘管其產品和其他肉類分開擺放(也許是為免消費者混淆植物肉與真肉)。 

Beyond Meat的零售分部亦繼續錄得增長,上季公司在美國的收入增長157%,而全球的收入則增長57%。其產品的銷情甚至可能受到新型肺炎疫情的刺激。疫情導致牛肉加工廠停運,令超市真肉的供應短缺。這雖然只屬暫時性,但這段期間已足以讓消費者嘗試他們一般不會購買的Beyond Meat產品

餐廳的業務受制於疫情,但Beyond Meat餐飲服務分部在美國的收入仍增長156%,海外收入增一倍。Beyond Meat還推出數項新的全球合作計劃,將有助公司進一步提升國際收入。

公司宣佈將在荷蘭興建兩間工廠,負責生產和加工牛肉替代品,以令歐洲消費者更容易買到其產品。公司還剛與一間中國合作夥伴簽署分銷協議,將其產品運送到中國的餐廳、批發商和酒店。

競爭激烈的市場

對筆者而言,Beyond Meat面對的另一個大問題是競爭加劇。Impossible Foods一直是Beyond Meat的勁敵,而且前者在將牛肉替代品引入餐廳方面比Beyond Meat更有效率,現時Impossible Foods已直接向消費者售賣漢堡。

此外,其他更大型的消費品公司也紛紛加入戰團,包括雀巢泰森食品,以及Kroger (NYSE:KR)等零售企業。Kroger目前正在自己的超市引入自家植物漢堡產品線

部分分析師認為,到2026年,肉類替代品的市場規模將迅速擴至40億美元(其他分析師預計植物蛋白肉市場的規模將以倍數擴大),意味很多競爭者仍有龐大的發展空間,但這將令Beyond Meat對自家產品收取較高價格的能力受挑戰。

Impossible Foods已開始調低產品售價,雖然目的可能是為了提升市佔和擴大客戶基礎,但亦預示著其日後的盈利將受制。 

現在,Beyond Meat(和Impossible Foods)已早著先機,而且正擴大產量,甚至達到全球水平。規模效應固然有助降低成本,但同時也帶來新的開支和挑戰。Beyond Meat雖有錢賺,但利潤率微薄,恐怕難以維持產量。

Beyond Meat值得買入嗎?

筆者去年分析,Beyond Meat有的不只是縫隙市場,但並非不惜任何代價。雖然事實證明Beyond Meat的機遇比筆者想的要大得多,但其估值情況並未改變。

Beyond Meat股價6月12日收報144美元,市銷率為25倍,遠高於大多數其他包裝食品公司的估值。其前景不俗,惟現價太貴,似乎並非入貨的好時機。因此,正如筆者去年警告投資者那樣,應等待合適的時機再買入Beyond Meat的股票。

分享給你的朋友
About The Fool 5818 Articles
文章獲The Motley Fool授權轉載,並由HK MoneyClub翻譯 Original www.foo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