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可考慮這3筆天價交易

巴菲特的公司坐擁1,370億美元現金,讓我們談談他可以怎樣運用這筆資金。

巴郡(NYSE:BRK.A)(NYSE:BRK.B)行政總裁巴菲特的長期往績記錄驚人,大部分投資者難以望其項背。過去55年,巴菲特帶領巴郡取得年均每股市場增長20.3%,即合計增長率為2,744,062%。數字比標普500指數(包括股息)的可比回報高出2,700,000%。

但股神近期未有將巴郡資金投入市場,令華爾街大為不解。巴菲特的公司擁有包括46隻證券的投資組合,而巴郡在過去數十年亦曾全面收購五十多間公司。但巴菲特及其團隊上一次作大規模收購,已經是四年多前。

根據巴菲特的說法,目前沒有一間企業的定價吸引。此外,這位獲譽為奧馬哈先知(Oracle of Omaha)的投資者早前表示,未來任何交易必需規模巨大,有能力提高盈利。因此,巴郡的現金儲備現時已累積至歷史新高1,370億美元

能夠配合巴郡商業模式的巨額交易機會不多,但筆者想到三宗大交易,理論上符合巴菲特的投資策略。下文將簡述每筆交易的理由,以及達成交易的最大障礙。

NextEra Energy

為甚麼應收購這間公司:早在2018年2月,我把電力公用事業公司NextEra Energy (NYSE:NEE)稱為「巴菲特不需多加考慮的選股」。 自發表以上看法以來,NextEra Energy的股價(包括股息)已上升72%,同期標普500指數的升幅為11%。即使NextEra為傳統上增長緩慢的行業,公司仍繼續領跑大市。

首先,沒有公用事業公司的可再生能源發電比例較NextEra更高。NextEra是太陽能和風能領域的領導者,公司正進行30乘30項目,在2030年前再安裝3,000萬塊太陽能板。此策略非常重要,綠色能源可以降低發電成本,讓NextEra的收益及純利拋離同業。

此外,NextEra正受惠於史上低位的借貸成本。為綠色能源項目融資並不便宜。能夠以低利率借貸,同時壓低發電成本,將為公司帶來更多優勢。

值得一提,NextEra的傳統電力營運受到嚴格規管。公司不能隨意加價,但也意味著不會受到電力批發市場的潛在波動影響,意味著基本需求公司將可產生穩定現金流

收購NextEra的最大障礙:NextEra的商業模式雖然符合巴菲特的策略,但其市值高達1,210億美元。巴郡持有1,370億美元,公司定價似乎稍高,數字亦假設沒有額外溢價,此實際可能性不大。此外,NextEra的價格高達賬面值三倍以上,即使財力雄厚如股神,亦難以一口吞下這間公司。

Intuitive Surgical

為甚麼應收購這間公司:巴菲特可認真考慮的另一宗巨額收購,是外科手術系統開發商Intuitive Surgical (NASDAQ:ISRG),公司目前市值為640億美元。Intuitive Surgical類似2018年的NextEra,筆者在去年10月提出這間公司是巴郡不用多想的收購目標

Intuitive適合巴郡的原因之一,在於公司擁有巴菲特投資時渴望的經濟護城河。過去二十年,公司在全球安裝了5,669套達文西手術系統,遠超主要競爭對手的總和。由於這些系統相當昂貴(介乎50萬至250萬美元),且Intuitive Surgical是手術系統的不二之選,客戶往往會長時間使用產品。

巴菲特亦是「剃刀與刀片(razor-and-blades)」商業模式的忠實粉絲。達文西系統可產生微薄收益,但由於機器製造過程複雜,由此所得的利潤只是一般而已。Intuitive Surgical的利潤主要來自出售每項程序的工具及機器維修。安裝系統數目持續增加,帶動這些高利潤收益渠道的銷售百分比相應提高,未來可望提高公司的經營利潤率。

另一項優勢是達文西系統在各種軟組織症狀的市佔率,遠遠未達飽和水平。可見未來數年大有機會實現雙位數增長。

收購Intuitive Surgical的最大障礙:達成這宗交易的最大障礙,是巴菲特傾向避免投資醫療護理行業。Intuitive Surgical的市佔率獨佔鰲頭,令溢價高企,亦減低了吸引力。即使經營利潤率超過30%,要巴菲特支付超過40倍的遠期盈利可能是難題之一。

Square

為甚麼應收購這間公司:我認為巴菲特可以考慮的第三筆巨額交易,是金融科技巨企Square(NYSE:SQ),公司在上週收市的市值為380億美元。

為甚麼Square值得考慮?首先,Square屬巴菲特情有獨鍾的行業  ─ 金融業。巴菲特鍾情產生穩定現金流的金融業,這正正是Square的長遠業務前景。

多數投資者可能已認識到,Square以賣家生態系統聞名。Square以為中小企提供銷售點和貸款服務而聞名已久,近年來,Square逐步轉型,開始有大型企業採用其賣方生態系統。美國是消費驅動型經濟,因此,大型企業使用Square平台將可產生更高利潤。換言之,巴菲特有機會在公司發展初期,擁有與Visa萬事達卡同等潛力的金融科技股

Square的Cash App也帶來強勁動力。2017年底至2019年底,每月活躍用戶增加超過三倍,而在2019年新冠病毒(COVID-19)大流行下,大有可能鼓勵更多新用戶加入。用戶可以把Cash App連接Cash Card進行一般用途,同時讓用戶投資和收發現金,其重要性終有一日將不止限於賣方生態系統。

收購Square的最大障礙:巴菲特願意在巴郡的投資組合,擁有類似StoneCo的金融科技股,但資產不多的公司在估值評估上有難度。此外,按基本因素看,由於Square仍處於增長週期初段,公司非常昂貴。

分享給你的朋友
About The Fool 3562 Articles
文章獲The Motley Fool授權轉載,並由HK MoneyClub翻譯 Original www.foo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