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拆解藥明生物密密配股 勢再破頂真相

藥明生物(SEHK:2269)上市以來配股動作頻繁,是大股東「缺水」或是業務發展需要?其實抽水行動不可解讀為負面消息,大股東持股再降又不足懼,本文一一解釋固中原因。

今年6月29日藥明生物與配售代理簽訂協議,配售4,500萬股,集資61.7億元,是集團今年第四度批股。從過往股價走勢分析,每次藥明配股後幾乎馬上創新高。有別於今年首三次均是大股東配售舊股套現,是次藥明配售新股集資,用於美國設廠,猶如向投資者發出高增長未完的訊號。藥明批股後短線股價破頂韻律不會斷纜,投資者反而可以趁低吸納。

藥明生物上市以來配售股份詳情
簽署配售協議日期 配售價(元) 配售股數 集資金額 / 套現金額 (億元) 舊股 / 新股
2020年6月29日 137 45,000,000 61.7 新股
2020年5月20日 127.18 60,000,000 76.3 舊股
2020年3月31日 96.8 48,000,000 46.5 舊股
2020年1月9日 96.05 60,800,000 58.4 舊股
2019年10月31日 85 46,500,000 39.5 新股
85 46,500,000 39.5 舊股
2019年6月18日 69.3 55,000,000 38.1 舊股
2019年3月20日 77 52,000,000 40.0 舊股
2018年6月19日 79.2 50,000,000 39.6 舊股
2018年3月21日 70 57,000,000 39.9 新股
70 10,000,000 7.0 舊股
2017年12月14日 40.25 126,000,000 50.7 舊股

上表反映2017年上市至今,藥明生物進行10次批股,當中有7次為大股東配售舊股,有兩次為集團及大股東同時配售新股及舊股,今次則是唯一一次單純配售新股。

配股集資反映業務快速增長

回看2018年3月集團配售新股集資39.9億元,當時披露集資所得將用於建造新設施及現有設施改進及維護。同一份公告指出,集團將在無錫擴建一個嶄新偶聯藥物設施及另外三個新的cGMP生產設施。時至2019年生產抗體偶聯藥物的製劑三廠(DP3)已經投入生產。

另一次集團在2019年10月31日與配售代理簽訂新股配售協議,集資39.5億元。當時集團集資所得用於支持疫苗及微生物產品開發及繼續進行全球產能擴張。說時遲那時快,今年集團宣布已經和全球疫苗巨頭簽訂20年戰略合作夥伴協議,合同總值超過30億美元。集團為此在愛爾蘭投資2.4億美元(約18.7億元),早前批股集資足以支付上述投資。

上述兩個例子可見每次批股,集團均能在合理時間內推進業務發展。今次集團批股集資則用於發展治療COVID-19及其他相關的合同開發與生產外包(CDMO)項目,包括在美國興建生產設施、在內地收購生產設施及在內地興建微生物產品設施。

和其他類型商品的外判商一樣,藥明必定是得悉有需求或有訂單才願意投資設廠。故今次集團批股只是再次確認增長動力仍然強勁。

9次批股7次短期破頂

不計今次批股,從過去9次批股後股價表現觀察,僅2018年6月19日及2019年3月20日這兩次批股後股價需要較長時間調整,其餘各次股價均在短時間內破頂。基於增長動力仍然強勁,相信今次集團股價有望可短期內再創新高。

藥明大股東會否沽清持貨?

藥明增長前景相當明確,惟投資者還有一點最擔心是大股東會否沽清持股,導致公司「無人駕駛」?其實美國部分大企業並沒有大股東,由職業管理人營運仍能做出不俗的成績。以友邦保險(SEHK:1299)為例亦無單一大股東,各任首席執行官仍能帶領集團高速增長。王石主政下的萬科企業(SEHK:2202)為當時內房股的龍頭。華潤集團既不擁有萬科的絕對控股權,也沒有參與日常管理,王石反而能放開手腳,帶領萬科成為內地首家合同銷售超過1,000億元人民幣的內房股。

投資結語

其實,大股東盡沽持股後,相關股份股價必然下跌,可能只是陰謀論而已。業務是否持續增長動力才是股價能否長升長有的關鍵,這方面投資者不用為藥明擔心。

編輯:Cyrus Li

分享給你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