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和Google 哪隻更值得買?

不用說,亞馬遜 (NASDAQ:AMZN)和Google母公司Alphabet (NASDAQ:GOOG) (NASDAQ:GOOGL)是全球其中兩間最優秀的公司。
事實上,Google和亞馬遜在今年《福布斯》(Forbes)「最具價值品牌」排行榜上分別排第二和第四。

毫無疑問,兩者都擁有龐大、佔主導地位且不斷增長的業務、強勁的資產負債表、吸引的增長前景和優秀的管理。問題是,現時哪隻股票更值得買入?讓我們深入探討一下。

核心業務佔據主導地位

隨著時間推移,亞馬遜和Alphabet之間的競爭愈趨激烈,但兩者各自的核心業務在市場上仍佔主導地位:亞馬遜在電商方面稱霸,而Google則是數碼廣告的王者。

在強大的網絡效應帶動下,Google蒸蒸日上,用戶愈來愈多,而Alphabet亦一躍成為全球最佳的搜索引擎。如今,Google在網上搜索領域的市佔率接近90%,成績驕人,是大家在所有行業中所能看到最高的市佔率。

當然,Google 亦透過數碼廣告將搜索、網上廣告技術平台和YouTube影片平台化為盈利。就廣告收入而言,Google在全球數碼廣告銷售總額的佔比處於30%區間的低點,在美國數碼廣告銷售總額的佔比則處於30%區間的高點。

Google在數碼廣告的收入市佔與亞馬遜在電商領域的市佔非常相似。根據eMarketer的數據,亞馬遜在美國電商市場的市佔約為38%。根據Digital Commerce 360的數據,去年電商僅佔美國零售總額約16%,意味大家雖認爲亞馬遜具壟斷地位,但仍只佔美國零售總額約6.5%。

因此,雙方在各自的產業都擁有強大的領導地位,而這最近惹來反壟斷疑慮,兩間公司都正遭美國政府調查。然而,由於Google在美國數碼廣告領域的市佔僅得30%-40%(佔總廣告領域的市佔甚至更低),而亞馬遜在美國電商市場的市佔亦不足40%,佔總零售收入不到10%,因此筆者不認為當局會就反壟斷而對兩者有任何大動作。

再者,雖然數碼廣告和電商市場龐大,但仍在穩步增長。新型肺炎造就「宅經濟」,而電子商務整體勢必持續受此趨勢刺激,而在此環境下,數碼廣告從戶外廣告來源和傳統電視廣告中奪取的份額亦應日漸增長。

基本上,兩者在各自「核心業務」的地位皆所向披靡,而且兩者的業務仍有巨大的增長潛力,是個不錯的起點。

亞馬遜雄霸雲端  Google急起直追

除了各自的核心業務外,筆者甚為肯定企業雲端運算是兩者的次要業務。亞馬遜明顯是這方面的龍頭,其發明了有關概念,而Alphabet雖然仍遠遠落後亞馬遜,但目前增長正加快,市佔為第三高。

公司 2020年首季雲端業務收入 2020年首季雲端業務收入增長 2020年首季雲端業務經營溢利
亞馬遜 102億美元 32.8% 31億美元
Alphabet 28億美元 52.2% 不適用

資料來源:亞馬遜和ALPHABET 2020年首季文件。圖表由筆者編製。

亞馬遜的雲端業務規模幾乎是Google的四倍大,而且極具盈利能力。與此同時,Google的雲端平台增長加快,儘管公司未有披露雲端業務的利潤率。

不過,亞馬遜早於2015年便在年報中首次披露Amazon Web Services的數據,當時AWS的規模比現時的Google Cloud小。但即便如此,AWS的經營溢利率仍達到約24%,水平健康。Google現時未有披露雲端業務的利潤率,原因可能是其效率和盈利能力不及AWS。AWS還擁有龐大的規模優勢,多年來一直在為客戶降價,這意味著Google可能會獲得更多利潤率較低的收入。

話雖如此,Google的雲端運算業務迅速壯大,意味其未來很可能將擁有更大和盈利能更高的雲端業務。現時,大多數企業不只使用一個雲端服務提供者來避免資料被「鎖死」(lock-in),而市場看來僅得三間雲端基礎設施企業 能進行大規模競爭,而亞馬遜和Google就是其中兩間,反映雲端運算對兩者而言都是盤龐大和有利可圖的生意。

新業務

當Alphabet在雲端領域挑戰亞馬遜之際,亞馬遜已在其電商網站、Amazon Fire電視手指、Twitch電競串流平台和IMDB TV上建立起具一定規模的數碼廣告業務。根據eMarketer的數據,亞馬遜未來幾年的數碼廣告市佔或會提升,佔美國數碼廣告收入的比重將由9%升至2023年的14%。

此外,兩者在智能家居喇叭領域同樣鬥過你死我活。亞馬遜的Echo是智能喇叭市場的龍頭,但就如雲端領域的情況一樣,Google的家居助手在市場上穩居第二。根據Voicebot Research的數據,其首季市佔增加了7個百分點。

除了這些新業務,兩間公司還著手開發下一代解決方案,或需時數年才能擴大。亞馬遜最大的業務之一很可能是第三方包裹派遞業務,該業務當初只是一個內部項目,但日後很大機會能威脅UPS和聯邦快遞(FedEx)。 美國銀行分析師Justin Post認為,疫情期間飛機租賃成本較低,亞馬遜可藉此機會將「Shipping with Amazon」送貨服務在2025年前拓展成價值1,000 – 2,500億美元的業務。

同時,Alphabet也有自己一套「未來產品」,但筆者會將這些項目歸類為「moonshot」(天馬行空的計劃),意味項目的潛力雖高,但風險亦更高。這些都是較進取的項目,例如子公司Waymo的無人駕駛技術,又或者正研究如何延長人類壽命的Calico Labs。

在Google眾多種子項目和投資中,Waymo似乎是最快能壯大的一個。今年首季,Waymo獲得外來資金,對公司的估值為300億美元。不過,根據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分析師Brian Nowak截至去年九月的估計,Waymo的估值或高達1,050億美元。

更重要的一點是,雖然兩者都擁有強大的核心業務和次要的雲端業務,但在投資新業務方面並未放慢腳步。在兩者之間,亞馬遜的業務雖屬資本密集型且面對競爭,但看起來更實際,而且較大程度上以現有的服務為基礎。與此同時,Alphabet的新項目則以創造新產品為目標,風險較大,但更有可能改變行業格局。

估值

估值方面,兩間公司並不是特別接近。按傳統的盈利指標來衡量,Alphabet的估值便宜得多。然而,投資者應知道,亞馬遜業務的特點之一,就是將所有多賺的利潤投資到新的商機上。這或會令目前的盈利受壓,但從亞馬遜在過去數十年建立多項大型業務可見,這些項目的進展通常很順利。

這令Alphabet的估值按市盈率計算比亞馬遜便宜得多,而按企業價值倍數計算,Alphabet與亞馬遜的估值差距則收窄。話雖如此,亞馬遜的增長速度正加快,其以電商為中心的收入隨著新型肺炎疫情爆發而加速,而Alphabet以廣告為中心的收入增長則大幅放緩。

因此,就估值而言,從價值投資的角度來看,Alphabet似乎更值得押注,但亞馬遜短期及中期的增長前景更亮麗,令其成為更吸引的增長型股票

總結

很難斷言到底是亞馬遜還是Alphabet較值得投資,事實上,它們是筆者其中兩大持倉。就個人而言,筆者對亞馬遜的持倉較大,原因是我認為其增長空間較大。然而,兩者安全性和增長兼備,在這個充斥不明朗因素的市場非常罕見。Alphabet坐擁巨額現金、盈利能力强勁,正回購股票,而且價格更便宜。此外,公司還押注幾個「moonshot」項目,這些項目在未來數年或數十年或能帶來回報。

另一方面,亞馬遜的業務「穩陣得多」,電子商務、雲端運算、貨運、串流影片和電競都是非常穩定、成熟、龐大且不斷增長的業務,而且亞馬遜通常在每個領域都擁有強大的領先地位。雖然在價值指標方面,亞馬遜的安全性還較遜色,但其在各個領域的護城河都强大得無可比擬,而這些市場仍然很大和處增長當中。此外,筆者認為亞馬遜在貨運和Twitch電競等業務上的中期增長前景比Alphabet亮麗,雖然後者在發掘可帶來增長的新商機上亦不遺餘力。

不過,在這個充斥不明朗因素的時期,筆者建議任何投資組合都加入這兩間公司作為核心持股,原因是兩者安全性與增長兼備、資產負債表强勁,以及培養出創新的文化。

分享給你的朋友
About The Fool 5816 Articles
文章獲The Motley Fool授權轉載,並由HK MoneyClub翻譯 Original www.foo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