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巴菲特 我不會買你的股票

巴郡曾經有過輝煌日子,但這些日子未必很快重臨。

買入巴郡 (NYSE:BRK.A)(NYSE:BRK.B)似乎是任何優秀投資者的必經之路。然而,我加入了萬里富家族25年了,但從來沒有跟從巴菲特買入股票。 

我從未買入過巴郡股票,這一點短期內應該不會改變。我對巴菲特與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建立的帝國只有熱愛及尊重,但我不會成為其股東。我很難對巴郡的未來感到興奮,而這是在考慮應否投入新的投資資金時,唯一最重要的事情。

巴郡的創辦人

近年,持有巴郡的最大風險之一是,該公司是由兩位80多歲的老人經營。再過三個月,此話就不真確了:巴菲特今年夏天就90歲,而芒格已經96歲。 

我並非對上了年紀的人有意見。我相信,巴郡這兩位創辦人的頭腦比起年紀只有他們一半的投資者還要敏銳及靈活(面對現實吧,他們的腦筯比其他人優秀得多)。不過,在考慮應否投資巴郡時,兩位創辦人的壽命總是一個受關注的問題。他們才華橫溢,但年紀只會越來越大,而你對巴郡的投資時間很可能會比他們其中一人更久,甚至可能比兩人更久。 

假如有人認為巴郡的股價不會因為其中一人的離開而遭受打擊,這想法未免太天真了。無論你對他們組織的高級副手團隊有多大信心,都很難想像市場會把這疑問的利益歸於該等團隊。現在巴郡股票因為巴菲特及芒格的存在而享有溢價,這一點其繼任人有待時間磨練。

巴菲特在今年的年報中寫道,投資者應忘記樹木而著眼於整個森林,他指的是不要只從個別投資的角度評估巴郡的重要性。但說到領導能力,巴菲特與芒格無疑就是兩棵樹。那就是森林。 

我明白這樣說聽起來像是突允,但即使是巴菲特及芒格最近也並非處於最佳狀態。巴郡自1965年以來的複合回報率可能較市場高一倍,但現在情況不同了,巴郡在一年、三年及五年期間落後於標普500指數。

巴郡股價去年僅上漲了11%,而有派息的標普500指數則上升31.5%。對於巴郡的投資者來說,近年的情況更加糟糕。如你在2014年底在巴郡投資100美元,那麼今天你會有112美元。在相同期間內,標普500指數可將100美元投資額升值為154美元。

過去十年,巴郡的下跌年數是標普500指數的兩倍,因此很難對公司的現況感到興奮。如你留意到巴郡的業務集中在保險、能源及鐵路領域,就很容易理解為甚麼在新的常態下,投資者會避開巴郡。其股票投資組合本身也是一個複雜的投資組合。

蘋果(NASDAQ:AAPL)成為巴郡五大持股量最大的公司之一,與其他金融服務巨企及一家業務停滯不前的飲料巨企一起,在巴郡曾經備受觸目的股票投資組合內佔69%的比重。上個月,巴菲特繼續拋售在四家業績持續滑落的航空公司的股份。蘋果已經升值為巴郡最重倉的股票,亦成為其最大持股中唯一的亮點。既然如此,投資者倒不如只買入蘋果股票,不必負擔巴郡其他包袱,不是更好嗎?

截至3月底,巴郡擁有超過1,370億美元的現金及短期投資,而鑑於該投資組合最近的記錄,不投入這些現金可能是好事。如巴郡不依賴其原有投資項目,我不肯定還是否看好此股票的理由。巴郡似乎已不再是市場的安全股票之一,我們不能像1965年那樣追捧此股票。 

【延伸閱讀】巴菲特並不擔心銀行受到冠狀病毒疫情影響

分享給你的朋友
About The Fool 5816 Articles
文章獲The Motley Fool授權轉載,並由HK MoneyClub翻譯 Original www.foo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