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會否影響中國的航空野心?

在過去數十年,商業航空業一直維持沉悶局面,只有兩名主要參與者。

兩巨頭分別為於1916年成立的波音公司和於1970年成立的空中客車,雙雄幾乎控制著整個全球行業。

建造飛機複雜尖端。該領域風險極高,而且監管嚴格。公司需要與多個監管機構和多名供應商合作。這也是技術和資本密集型業務。

由於開發項目持續多年,而且大多數情況是在交付飛機後才收到客戶付款,因此現金流管理亦頗為棘手。

基於上述所有及更多理由以,多年以來,雙頭壟斷該領域的波音公司和空中客車並未真正棋逢敵手。但是,中國正在努力改變這狀況。

飛龍在天

於2008年5月全球爆發金融危機期間,中國商用飛機有限責任公司(下稱Comac)在中國政府支持下成立,以挑戰雙頭壟斷的地位,並減少中國對波音公司和空中客車的依賴。

該公司的第一架飛機ARJ21是具有70至90個座位的短程支線飛機。該飛機於2016年開始起飛。

更加雄心勃勃的C919飛機已經進行首飛,該飛機可運載超過150名乘客,並且在單通道市場與波音和空中客車一爭長短。寬體遠程飛機C929正在生產中,並建議更大型製造更大型的C939飛機。

波音公司和空中客車公司均認為在未來20年,中國將主導飛機需求。在去年發布的商業市場展望中,波音公司預測中國將佔全球飛機需求近五分之一。

空中客車預測,中國領先的亞太地區將交付超過16,000架飛機。在這樣的市場中,中國雄心壯志要挑戰現狀合乎情理。

封鎖商機?

持續停工重創旅遊業。由於邊境維持關閉,全球超過一半的飛機停飛。航空公司選擇取消航班,審慎留意未來的旅行需求。

已經苦苦掙扎的波音公司現在面臨更大困境。其737 Max 8飛機於2019年3月被停飛,至今仍未恢復起飛。至少預期不會在數個月內恢復飛行。

737 Max 8危機除了令波音公司聲譽嚴重受到損害外,亦令其損失數十億美元。由於缺乏需求,其擬定的797計劃亦可能胎死腹中。

空中客車未能將波音公司的困境轉化為自己的商機。賄賂檢控和技術故障令其無法把握該機遇。

隨著兩大龍頭陷入困境,Comac的機會來臨。問題是,需求是否足夠?

分裂的世界

由於西方經濟努力復甦,預期冠狀病毒大流行會將權力平衡的天秤進一步傾向中國。

儘管旅行需求或許維持淡靜,但中國航空公司在未來數年仍然需要數千架新飛機,以替換老化機隊及應付新需求。

這場危機或許在中國和世界各地之間築起一道牆,為Comac提供機會,取代波音公司和空中客車在中國市場的地位。

實際上,由於市場仍然擔憂安全性,Comac的C929和C939在寬體飛機市場擊敗波音公司和空中客車將會頗為艱難(至少在未來十年如此)。但是,C919確實有機會領導國內的單通道市場。

分享給你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