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關稅威脅兼疫情夾擊 7大理由仍值得趁股災入市

容筆者說一句:您若是投資者,近真是驚心動魄。不管您只是一名新手,才落場幾個月,或是股壇老手,已經縱橫市場超過50年,相信您的決心難免都因為最近的股災飽受考驗

2019年底爆發的冠狀病毒疫情不斷擴大,對民眾健康構成很大威脅,同樣為經濟蒙上陰影,拖累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 (DJINDICES:^DJI) 跌入熊市區域(定義為至少20%跌幅,不計及四捨五入),僅16個交易日就跌入熊市區域,之前最快跌入熊市的記錄要追溯至大蕭條時期,用了35個交易日才跌至熊市。

此外,具指標性的標普500指數 (SNPINDEX:^GSPC) 亦只用了33個曆日就大跌將近34%。過去熊市自高位蒸發30%,平均要用336個曆日。這次標普500指數只用了以往十分之一時間。

到近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又再揚言要對中國加徵額外關稅,拖累港股顯著下跌。

毫無疑問,股市這種下跌速度,加上各國為阻止COVID-19疫情傳播,紛紛推出史無前例的限制措施,投資者選擇「現金為王」有其道理。但請勿誤會筆者的看法,從長遠來看,您若現在拿可用的資金投資股市,將會是非常明智的決定。以下有七個理由。

1. 歷史回報數據打下強心針

首先,股市指數長遠會不斷上升。這與全球經濟規模不斷增長有關,加上優質企業的淨收入有增無減,可望搭上經濟增長這趟順風車。

從歷史角度來看,股市每年平均上升7%,這包括股息及通脹調整。因此,即使包括多次調整和熊市,長線投資者仍然可預計投資價值平均每十年便升值一倍。

2. 標普500指數的20年滾動回報穩賺

標普500指數的滾動20年回報數據證明,無論您何時入市,都可以穩賺錢,但前提是投資者必須持有投資至少20年。

假設您買入完全追蹤標普500指數的指數基金,過去100年中只有兩年(1948年和1949年)的20年滾動年均回報率不足5%,這包括了股息。相比之下,據Crestmont Research數據,過去100年中有超過40年,您的20年滾動年均回報率至少達10%,有20年的年均回報率更至少達13%。

事實上,筆者意思是要指出,標普500指數任何20年滾動期都可肯定為長線投資者帶來回報。

3. 自1950年以來,熊市平均只持續428曆日

根據市場分析公司Yardeni Research數據,自1950年初以來,標普500指數已經歷過38次至少10%的調整,其中10次正式跌入熊市。不計目前的熊市,之前9個熊市自高位跌至谷底平均需要428個曆日。某程度說,我們已經觸及目前熊市的底部,那麼平均數值將降至389天。

值得一提,自1950年初以來,股市自高位下跌至熊市區域,累計時間長度超過10年,但其餘60年中,絕大部分時間都是橫行或上升。股市的長期升勢明顯。

4. 史上最大單日升幅大多在熊市出現

面對最近史無前例的波動市,爭相逃生聽來很合理,卻不會是明智之舉。因為無論以點數或百分比計,股市最大單日升幅大多出現在最慘淡的日子

更何況升幅最強勁的日子,往往也是在熊市期間。因此,如果您在場邊觀旁,希望波動市快點過去,那就幾可肯定,您將會錯過低位反彈的大部分升幅。

5. 以席勒(Shiller)市盈率計估值七年低位

如果基本指標是您那杯茶,那麼您應該知道,目前大市的席勒市盈率已跌至約23倍,該市盈率建基於過去10年經調整通脹後的平均盈利計算。在疫情觸發股災前,席勒市盈率高於32倍,這是大市有史以來第四次升穿30倍。

席勒市盈率23倍雖然並非歷史低位(150年平均值接近17倍),但確實是標普500指數自2013年初以來最低水平。科網泡沫爆破後,標普500指數的席勒市盈率亦是恰巧跌至這個水平便開始反彈。

6. 貸款利率回落至歷史低位

從宏觀角度說,可別看輕聯儲局將聯邦基金利率再次下調至0%至0.25%歷史低位的影響力。

最近結束的牛市是史上最長,這個大牛市一個催生原因,正是企業能夠以低成本獲取貸款。聯儲局面對這次潛在經濟衰退,可能像過去的衰退一樣開足火力,低利率還境下,大牛市仍然可能來臨。

7. 股市早於經濟觸底

最後,您應該明白,股市向來先於美國經濟及/或經濟數據觸底反彈。投資者若是想等到市場波動過去,大概就會錯過強勁的反彈;若是想等到理想的經濟數據出爐,可能就會錯過道指和標普500指數的大幅反彈。

數據說明一切:如果您不去理會近期的波動市,選擇拿資金入市,那麼您就很明智了。

分享給你的朋友
About The Fool 5817 Articles
文章獲The Motley Fool授權轉載,並由HK MoneyClub翻譯 Original www.foo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