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The Trade Desk仍準備迎接豐盛的2020年?

假如拜登當選美國總統,投資者應該要沽出Twitter (NYSE:TWTR)及 ExxonMobil (NYSE:XOM)。

這場冠狀病毒大流行正在對許多行業造成負面影響,數碼廣告亦難以獨善其身。隨著許多零售商關閉門店,消費者不敢外出,經濟陷入停頓。投資者擔心廣告預算收縮,因此數碼廣告類股票已自2月中的高位大幅回吐,這並不令人意外。

然而,並非所有數碼廣告都是平等的,令部分廣告企業比其他企業更能抵禦這種宏觀經濟環境的不利影響。 The Trade Desk(NASDAQ:TTD)是一家數碼廣告購買公司,可以說比大多數公司處於更有利的地位,不僅能夠承擔營銷預算的縮減,還能在這場疫情的另一端全力發展業務。

這種環境對The Trade Desk有何影響?

在YouTube一段來自The Trade Desk的新視頻中,行政總裁Jeff Green對其平台上的廣告開支趨勢發表了令人意外的樂觀見解,該平台有助營銷人員及廣告公司優化所有數碼廣告渠道的廣告開支。他在視頻中解釋說,在這個前所未見的時代,營銷人員及廣告公司正在改變他們的策略。簡而言之,營銷人員需要以更少的資源獲取更大的效益──他們正在尋找如The Trade Desk等程序化廣告平台來實現此目標。

在程序化廣告中,效率是此遊戲的主題。廣告商利用軟件根據特定的標準及數據自動買下廣告──所有這些都是為了盡量擴大客戶覆蓋面。買家透過The Trade Desk的平台買下程序性廣告,可以消除廣告投放的猜測,並透過受眾的洞察及即時推薦來優化宣傳活動。

具體而言,Jeff稱他從其平台上的廣告開支注意到兩個趨勢。

首先,他說「過去極擅長運用以數據為主的廣告方案的營銷人員,現在對其依賴更甚。」,而且「他們認識到,這是他們提高效率的機會。」 他斷言,對於部分營銷人員來說,這真的是他們唯一的選擇。「他們須以更少的資源做到更多的事。」

其次,他指出:「至於那些[在以數據為主的廣告方案]稍為落後的人來說,他們現在更為進取。」 此前,許多這些營銷人員購買的廣告都是不可比較或不可衡量的。但現在,他們「在這些廣告媒體上加倍下注,他們知道這些媒體正在發揮作用。」

2020年的潛在觸發點

隨著廣告預算縮減,Trade Desk平台上的廣告開支增長率在短期內會受打擊,然而,其業務承受的負面影響應該不會太大。除了FacebookAlphabet旗下的谷歌,現代程序化廣告讓買家可以在所有數碼渠道(桌面電腦、手提電腦、視頻及音頻)以及整個互聯網上看到廣告。因此,透過The Trade Desk等需求方平台優化的程序化廣告開支,對於需要以較小預算獲得更大接觸面的營銷人員來說,這是一個很好的解決方案。

此外,Green今天從營銷人員看到的趨勢將對這家科技公司產生持久的積極影響,但這一點值得商榷──如美國經濟很快重新開放,或會成為2020年有效的觸發點。營銷人員在這段時間內對更多衡量及效率的要求,最終可能加快程序化廣告的採用,特別是在聯網電視及音頻等新式並迅速增長的節目頻道中,這些頻道很大機會可觸達迅速增長及高參與度的觀眾。

分享給你的朋友
About The Fool 3850 Articles
文章獲The Motley Fool授權轉載,並由HK MoneyClub翻譯 Original www.foo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