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文集團一飛沖天 背後有何玄機?

閱文集團(SEHK:772)管理層大地震,吳文輝由執行董事、聯席首席執行官調任為非執行董事及副主席,即日生效。梁曉東已辭任聯席首席執行官及執行董事,以將更多時間投入其他個人事務;陳菲已辭任非執行董事,以更多時間投入其他個人事務,有關辭任立即生效。

另外,程武已獲委任為執行董事、首席執行官、董事會戰略及投資委員會主席及董事會薪酬委員會成員,為期三年。今次人事調動被視為交捧予騰訊管理團隊,股價因而大漲。

人事出現變化,我們又試從基本業務去分析閔文集團,據的2019年全年業績公告,該公司的收入按年急升65.7%,全年毛利增長率達到44.3%。

在年報中,閱文集團重點介紹了2019年的多項驕人成果和全新業務策略,包括在一年前收購多媒體製作商「新麗傳媒」後的發展情況。

閱文集團的背景資料

在中國高速增長的網上閱讀行業中,閱文集團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於2018年,公司的估計用戶人數達到4億名,每月活躍用戶超過2億名。

在2015年,騰訊文學收購盛大文學,為閱文集團開闢出龐大市場。正如閱文集團於2019年的中期業績報告所指出:

「根據2019年6月的百度小說風雲榜,排名前20部的網絡文學作品中,有17部出自我們平台。」

然而,單靠閱文的業務規模和收入增長,我們將不能對其財務穩健程度和盈利能力作出公正結論。

開支多,盈利少

假如我們深入分析閱文的財務狀況,便會留意到強勁增長之下藏著暗湧。

舉例來說,雖然閱文的收入按年升65.7%,同期收入成本卻也暴漲87.7%。此外,在毛利增長44.3%之際,經營盈利的升幅竟然只有7.1%。

上述數字反映閱文集團的經營開支大幅增加。事實上,將2018年和2019年的數字相減後,我們不難發現該公司的經營開支上升了超過一倍。

仔細一看,閱文集團的「銷售及營銷開支」和「一般及行政開支」分別按年增長60.4%和39.1%,佔總收入比例合共36.9%,而且已經較2018年的40%輕微回落。

至於反映業務盈利能力的EBITDA比率方面,則在2018年至2019年期間由14.7%急跌至9.3%。換言之,在盈利指標(即EBITDA)持續上升時,閱文的賺錢能力反而不及過往。

收入來源集中

在2019年,閱文集團以版權為主的「版權運營及其他」分部收入由人民幣12億元(1.69億美元)按年增長兩倍至人民幣46.3億元,成為公司的收入增長動力。

閱文集團的版權運營收入激增,乃歸功於2018年收購的騰訊聯屬公司新麗傳媒,而非網上閱讀業務。

在該項收購交易後,由於投資者質疑背後的策略理據,閱文集團的股價急挫17%。

網上業務退居其次

至今為止,收購新麗傳媒為閱文集團帶來了可觀收入。不過,版權運營收入能否取代公司原本專注網上業務時賺取的收入呢?

在2019年,閱文集團的網上業務按年萎縮約人民幣100萬元,其平均每月活躍用戶按年增長率為11.5%,亦遠低於一年前的升幅。

與此同時,該項業務的平均每月付費用戶更延續2018年的跌勢,在2019年進一步減少9.3%。

愚人總結

眾多跡象顯示,閱文集團的長遠可持續經營能力堪憂。儘管公司收入增加,但主要收入來源劇變,而且盈利率亦不及過往。在認真了解閱文後,我們留意到支撐股價發展的業務欠清晰,未來會否更大力推免費內容,並有可能令付費內容收入受影響值得留意,故此投資者在買入股票時,應該慎重行事。

分享給你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