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糟透的補倉所帶來五個慘不忍睹的教訓

正如老生常談,市場能保持非理性的時間比您能保持償付能力時間長。

於2月19日收市至3月12日收市期間,標普500指數下跌超過26%,在不足一個月已出現大幅下挫。就像很多使用孖展戶口期權的投資者一般,我在這段暴跌時期亦都面對需要補倉情況,被迫平倉。

要注意的是,雖然面對補倉,我實際上從未向經紀商借錢。如果有一部分期權針對我本人而行使,從購買力角度來看我擁有現有、可動用孖展。雖然這對於經紀商來講並不重要,經紀商只會看孖展計算,而不是同樣於該戶口的現金及投資級債券,亦不會關注價值蒸發。

不幸的是,我在補倉期間的經歷反映了華爾街實際上如何運作的醜陋現實,尤其是涉及到散戶投資者的時候。為了令其他人不再需要面對與我相同的經歷,以下就是這次糟透的補倉所帶來五個慘不忍睹的教訓。

1.經紀商有權即時更改孖展規定

雖然規例設有投資者可借入孖展水平限制,經紀商亦有權要求比監管限制較高股權水平/較低孖展水平,亦可在認為合適的情況下自由調整這些條款。

就像典型亡羊補牢的例子一般,經紀商通常會在股市急跌之後提高孖展規定。 請暫時忽略華爾街認為股價為10元的股份比起股價為30元的同一股份風險更高這個不合常理邏輯,調高孖展規定為投資者帶來實際後果。

特別是,如果有關倉盤下跌,此舉可以令投資者為保留現有股票持倉而需要投入的資金增加一倍,甚至有機會增至四倍。由於經紀商可按意願作出決定,完全依靠孖展的投資者面對經紀商隨時基於任何理由不作通知沒收孖展的實際風險。驚惶失措的經紀商所採取的這種舉措迫使作出補倉,或者令原本相當平穩的情況變得更糟糕。

2.經紀商在您面對補倉時有權即時斬倉

在平常市況下,經紀商也許會給您數日時間補倉。可是,這並非必然,特別是如果經紀商感到焦慮,可以加快至要求即時補倉。如果需要即時補倉,那麼經紀商有權酌情決定將您的投資平倉,以符合孖展限額規定。

當您有時間自行補倉,您可以選擇很多工具進行出售,您可以存入現金,您可以賣出正準備沽售的股票。如果您使用期權,您通常都能夠拿出倉盤,有機會以能夠將股票倉盤提升至足以應付補倉的方式去更改行使價。如果時間充足,您甚至可以盼望市場趨向您的方向,靜待溫和補倉的出現。

可是,如果經紀商決定您需要即時平倉,而且經紀商本身作出要求對哪隻股票進行平倉,則所有這些工具再無用武之地。您正正就是任由經紀商擺佈,所有經紀商真正在乎的就是解決補倉,而不是有什麼最終符合您的最佳權益。

3.期權孖展計算方式最低限度部分建基於恐懼

當出售期權時,您會即時收取現金,但同時承擔與相關股份有關的責任。舉例而言,如果您以3元售出某隻股份的50元認沽期權,則您會賺到3元但同時承擔以50元買入該股份的責任。可是,在您的經紀商賬目中,這3元現金屬於您的資產,而您看淡的認沽期權和以50元買入股份的責任則為負債。

如果股價下跌,認沽期權價值便會更高,而您於期權的淡倉會變為更大的負債,即使您的實質經濟責任維持不變,以50元買入股份,這點依舊成立。補充一點,期權某程度上是基於波動而定價,市場恐懼情緒越高,波動便越大。波動越高意味著期權定價越高,令淡倉在動盪時期似乎變得更加糟糕。

換言之,如果您以3元售出認沽期權,而認沽期權的價值因波動加劇而升至5元,經紀商會純粹因為這個波動而將您的股權價値降低2元。雖然經濟責任與之前完全一樣,但這會令您的股權和孖展倉盤純粹因為恐懼情緒而看似變得更加糟糕。

4.投資級債券市場範圍廣闊但深度不足

正如近期提及,我使用期權的同一個戶口亦持有投資級債券,主要原因是為了減低該戶口的整體波幅,但我買入這些債券的另一個理由是為了在股市和期權市場下跌時提供一個安全閥。我認為如果出現最糟糕的情況,我可以出售債券增加現金,應付可能出現的任何大補倉通知。

最起碼在短期內,由於債券殖利率暴跌(且債券價格上升)而股市開始滾動,這種做法似乎應該湊效。這種做法看似湊效,直至我真正嘗試出售這些債券去協助補倉。

即使之前三個教訓對我不利,我擁有足夠債券,應能足以應付補倉,而毋須被迫在泡沫市場平倉。相反,我發現買入債券比起沽出債券更容易。

在多次情況下,我完全收不到任何買入我的投資級債券的出價,而在其他情況下,我得到的唯一出價極低,較完全相同債券近期成交價接近折讓30%。 雖然我能夠出售部分債券持股協助減少補倉額,但卻未能出售足夠債券完全應付補倉。

5.走了出去就無法回頭

儘管我所想的應該足以令我不至於在出現補倉要求時被迫平倉,之前四個教訓顯然說明仍有不足。最後,我因為那次我認為一直都是相當不錯的長線投資出現的補倉而被迫平倉。多虧了我採取了這些步驟,情況才沒有那麼糟,但被迫拋售仍然會帶來損失,很大程度是因為市場和我的經紀商感到恐懼,而且令糟糕的情況惡化。

就好像在傷口上灑鹽一般,在3月13日交易時段最後半小時市場大反彈,而我卻在當日被迫平倉。雖然我並非完全錯過這次反彈,我最終本應能夠減少平倉,多點建倉。可是,由於被迫斬倉,我別無他選,而是需要接受受惠於這次反彈的程度有所減少。

從教訓中學習,改變行動

雖然我能夠成功跨過這次補倉,我需要抱著市場將會繼續波動甚至可能進一步下跌的想法去行事。如果我繼續於孖展戶口使用期權,我需要在單純利用好景時可能賺到的多餘回報於同一戶口買入債券以外加強預防措施。

我並非已經解決了所有問題,但這次經驗代表著有些事情是需要改變。我正在考慮的主要改變包括:

  • 改變資產配置計劃,於同一經紀商不同的非孖展戶口持有這些債券。如果出現另一次糟透的補倉,這樣我便能夠將這些資產轉入戶口,毋須在市場失靈時嘗試出售債券亦可以增加股票。
  • 在建立新期權倉盤之後設定較高個人最低購買力規定,那麼我便可以在好景時動用較少可用孖展,有更大空間為下一次市場和經紀商恐慌進行預演。
  • 在期權倉盤接近達到最高潛在溢利時平倉,而不是等待接近到期時才平倉。期權依然是極為波動的投資,而您實際上能夠收到的接近完整溢利確實好過因市場在到期前暴跌而什麼都拿不到。

當然,更好的主意可能就是完全避免將孖展全部放在一起。那麼便沒有任何事(即使是驚惶失措的經紀商亦都一樣)可以純粹因為跌市而強迫沽售。

分享給你的朋友
About The Fool 5816 Articles
文章獲The Motley Fool授權轉載,並由HK MoneyClub翻譯 Original www.foo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