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文IP價值釋放的路途走得如何?

肺炎疫情依然未現拐點,市場波動性風險未減,投資者應優先選擇受疫情影響較微的股票。此段期間人民減少外出,線上娛樂需求大增,閱文(SEHK:772)作為內地最大型線上閱讀平台,又背靠騰訊(SEHK:700),增長力及抗逆力兼而有之。

年度業績增長佳 成本控制有改善

2019年,閱文實現收入 83.5億元(人民幣・下同),同比升 65.7%;自有平台渠道收入達 24.3億元,同比升約一成,而騰訊產品自營渠道的貢獻亦升 12.2%至 8.4億元。最亮麗的要數版權營運及其他業務分部,收入同比大升 283.1%至 46.3億元,這歸因於併入新麗全年收入,以及遊戲及聯合投資影視劇的收入上升。而集團在成本控制上有所優化,銷售及營銷開支以及一般行政開支佔收入比重有所下降,釋放出盈利空間,令純利升 20.4%至約 11億元。

閱文 IP價值的轉化

閱文最大的潛在價值,在於其 IP產業鏈閉環的布局,最大化作品的IP價值。閱文聯合新麗傳媒、騰訊影業、騰訊視頻等,覆蓋上中下游:上游透過孵化IP作品賺取付費閱讀收入及廣告收入;中游獲取授權IP版權收入;下游將IP作品製作為影視、網絡劇、手遊等獲得多元收入,讓同一部作品的價值以乘數效應翻滾。

近期,閱文旗下新麗傳媒的古裝劇《慶餘年》在內地「限古令」下依然闖出一片天地。舊日網絡熱門小說文學不斷,但市場對其價值一直都抱有懷疑,原因之一是這些作品開發為影視作品後的口碑多數不佳。例如白金作家「天蠶土豆」的《斗破蒼穹》、《武動乾坤》等翻拍為電視劇後一直被網友「吐槽」,因為這些電視劇與原著相比內容改動極大,被小說本身的粉絲指責為「掛羊頭賣狗肉」的同人作品。當然,要百分百遵循原著又不太可能,而且縱然如此也可能因缺乏新鮮感而被人再度唾棄,如何從中取得平衡一直是業界難題。

不過《慶餘年》卻同時「尊重原著內核」並以「粉絲認同方式」改編。在製作時,集團有邀原著粉提前觀影、IP方(原著作者)及製作方(改編團隊)深度合作以保證原著價值,努力在最大程度上,滿足觀眾想要的內容及效果。同時,《慶餘年》可以做到頻繁地植入廣告,而不引起觀眾反感,反而覺得「搞笑」而在網上激起討論,換言之植入的廣告更得到二次宣傳的機會。例如,劇中二皇子介紹以快劍聞名的謝必安,主角范閒回應「快件(劍)我知道順豐(風)」,及後被謝認同說順風對快劍的確重要。

除了《慶》,閱文的自營遊戲《新斗羅大陸》及電視劇《精英律師》都在市場得到良好口碑。當然 IP作品的開發還要視乎市場喜好等運氣因素,但閱文目前已有成功案例在前,把成功模式持續複製的概率此終也不小。

盜版對 IP的影響

至於 IP作品最大的挑戰莫過於盜版。2016年網絡文學的市場規模為 46億元,盜版內容帶來的收入損失已達 114億元。可是近年內地對版權的重視有所提升,自 2010年起國家版權局、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及公安部展開行動打擊盜版。近日中國候選人王彬穎落選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總幹事,從國際政治而言,中國為了增強國際話語權下屆亦會捲土重來,而未來國內保護IP的活動可望持續並加強執行。

分享給你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