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股價腰斬的醫藥股能不能沾手?

年初開始的新冠肺炎疫情,雖然壓抑宏觀經濟發展,但對醫療板塊普遍而言卻有帶動作用,惟三生製藥(SEHK:1530)股價隨隨下挫。當然,近日美股大瀉、港股疲弱等市場因素令三生股價百上加斤,但早於2月27日股價單日呈14.43%跌幅,主因應是富瑞集團(Jefferies)發出對三生高管變動抱有擔憂的研究報告。

高管變動頻頻

近月,三生高層的變動接二連三,去年10月8日王大松及王瑞辭任獨立非執行董事、薪酬委員會主席以及審計委員會及提名委員會成員;同年12月3日譚擘辭任公司執行董事;今年2月10日又有劉東辭任非執行董事及公司薪酬委員會成員。

此外,富瑞指出,三生財務總監(CFO)翁木子亦已離任。即使以上人士離任都聲稱是個人原因,但一次是偶然、兩次是巧合、三番四次就有點說不過去,富瑞的擔憂看來並非杞人憂天。

不過,再仔細一點看,根據三生2月10日的公告,劉東辭任並由唐柯接任非執行董事及薪酬委員會成員職務,中間沒有空隙,看來似是事先規劃而成的人事調動。至於翁木子,三生在電話會議中解釋他沒有正式入職,所以並非正式員工,孰真孰假?外界沒有更多資訊了。不過,基於翁木子的失實陳述,三生目前正循法律途徑對其提出的損害賠償,此舉也頗能佐證集團所言理應屬實。

事實上,三生早以行動表態,2月27日及28日,集團兩度回購合計149.35萬股股份,累計1250.6萬港元,企圖反映集團對自身發展的信心,惟回購金額偏少,反而令市場憂慮。

經營前景穩健

國內醫藥市場的發展重心近年持續向生物藥傾斜,而三生是國內創新生物藥行業的第一梯隊,在腫瘤、自身免疫等多領域都處於領先地位。

三生2019年銷售收入53.18億元人民幣,同比升16%;毛利達到43.92億元人民幣,同比升18.5%;研發費用約5.27億元人民幣,同比升45.2%;母公司擁有人應佔正常化純利達13.92億元人民幣,同比升19.4%;經營業務產生現金流量淨額18.87億元人民幣,同比升64.1%,槓桿比率(不包括債券)亦由2018年的11.2%顯著下調至4.8%。綜合而言,三生業績增長穩健,財務穩健亦有優化。

集團表示,未來將整合多個研發平台近400人的研發團隊,佈局包括單克隆抗體產品、雙特異性抗體、抗體融合蛋白及細胞療法等創新療法研發。而今年亦將啟動多個III期臨床試驗,今明兩年將有2項新產品上市;6項產品啟動註冊臨床試驗;8個產品完成仿製藥一致性評價;而在2022年內將提交10多個產品的上市申請,以及10至15個新的單抗和雙抗的臨床試驗申請。可見研發實力的價值將持續釋放。

高瓴光環加持

近日三生受到高瓴資本加持,對股價有激勵作用,一度由年內低位回升約三成。但單從基本面看,三生的吸引力未見得比國內其他藥企有明顯優勢,得到高瓴青睞的地方究竟是甚麼?

細看三生製藥的控股,集團旗下的三生國健,業務主攻的正是高瓴偏愛的CDMO行業,即是為醫藥企業提供創新藥生產時,所需要的工藝開發、配方開發、臨床試驗用藥、化學或生物合成的原料藥生產、中間體製造、製劑生產以及包裝等服務。一言以蔽之,CDMO就是為生物製藥企業研發到落地生產過程做全套服務。

根據 Frost Sullivan 統計,2018年全球小分子CDMO市場空間約為 649億美元,2018至2022年的年均複合增長率約12%,即在2022年增長至逾1000億美元的市場規模。而中國CDMO市場起步雖然較晚,但有著成本優勢,市場膨脹速度預料更高,根據南方所統計,2019年中國小分子CDMO市場大約在450億元人民幣,年複合增長率19%,5年內有望達千億市場規模。

三生國健的CDMO服務平台規模在國內首屈一指,而且傳聞公司於3月24日在上交所提交科創板上市申請,擬募資31.83億元人民幣,若上市成功市值可達310億元人民幣,相比之下,三生製藥雖然持有三生國健97%股權,市值卻僅200億港元水平,集團價值重估的可能性甚高。不過,當然投資者仍需小心衡量風險。

編輯:Yan

分享給你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