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第四季為何減持這8隻股票?

巴菲特第四季沽出70億美元股票,原因何在呢?

華爾街很少投資界猛人能像巴郡(Berkshire Hathaway) (NYSE:BRK.A)(NYSE:BRK.B)行政總裁巴菲特(Warren Buffett)那樣德高望重。巴菲特的投資策略相當簡單,喜歡買入優秀的公司,然後長期持有,這種策略對「股神」來說真是空前成功。事實上,巴菲特的投資眼光驚為天人,以致部分投資者乾脆照單全收,他買賣什麼,就跟著買賣什麼。

每季最令人興奮的,可說就是查閱巴郡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提交的13F文件。企業凡持有超過1億美元的資產,就必須在13F文件內作出申報。因此從這份文件,就可看到華爾街這位出色的投資大師上季在想什麼。從巴郡在2月14日星期五提交的13F文件,可見巴菲特和他的團隊在這一季非常活躍。

巴郡在第四季新增或增持8隻證券。同樣,巴菲特的公司亦減持另外8隻股票,沽出數量遠超過買入(沽出股票70億美元,買入則只有15.8億美元)。

巴菲特為何在第四季減持這8隻股票呢?我們便來深入分析。

1. 富國銀行(Wells Fargo):沽出55,156,000股

過去兩年半,巴菲特一直在減持貨幣中心銀行富國銀行(Wells Fargo) (NYSE:WFC)的股票。巴郡曾經手持超過4.79億股,但最新一輪出貨市值總計超過29億美元,巴郡的持股量亦減至3.332億股。

巴郡持續減持此股,原因看來是華爾街大行和消費者對富國銀行仍然極不信任。值得留意,富國銀行爆出假賬醜聞至今,其實還不到四年,該醜聞揭發這家銀行設立350萬個假賬。大部分銀行的股價過去四年越升越有,但富國銀行卻要斯人独憔悴,股價停滯不前。市場的信任很難重建,巴菲特大概意識到這點。

2. 高盛(Goldman Sachs):沽出6,348,884股

巴菲特沽貨名單中,最令人費解的可能就是大手將巴郡對投資銀行高盛(Goldman Sachs) (NYSE:GS)的持倉大劈三分之一。若從市賬率和預測市盈率來看,高盛與歷史水平相比,仍然算是便宜,而第四季業績更是非常亮麗,經調整收入和利潤都大升。

不過由於市場併購活動放緩,投資銀行業務第四季收入下跌6%。由於巴菲特在第四季整體上是在沽貨,又不願動用巴郡破紀錄的龐大現金,明顯反映他對美國以至全球經濟存有憂慮(只是沒有實際說出口)。由於高盛相當依賴併購活動和全球市場,因此巴菲特可能透過減持此股,對沖經濟衰退的風險。

3. 旅行家集團(Travelers):沽出5,646,012股

巴郡幾乎沽清旅行家集團(Travelers Cos.) (NYSE:TRV),背後理由可能同時與估值和中期利率走向有關。

估值方面,旅行家集團的預測市盈率略高於5年平均水平,而收益率過去5年則明顯下滑。事實上,自經濟大衰退(Great Recession)至今,這家保險公司的股價已升超過三倍,但公司收入卻只是每年增長5%。

另一個考慮因素則是可見將來,利率大概仍然偏低。較高利率對保險公司有利,因為可拿浮存金(未動用的已收保費)進行投資,產生利息收入。由於利率前景暗淡,旅行家集團的上升空間大概有限。

4. Phillips 66:沽出4,955,201股

巴菲特繼續大手沽出綜合石油和天然氣巨擘Phillips 66 (NYSE:PSX)的股票,這並不令人意外。過去7季,巴郡一直密密減持Phillips 66的倉位。巴郡曾一度持有Phillips 66達80,000,000萬股,但截至12月底只剩下227,436股。

當巴菲特在2019年4月向西方石油(Occidental Petroleum)承諾注資100億美元,協助這家公司收購阿納達科(Anadarko),減持Phillips 66好像就已經寫在牆上。巴菲特明顯認為西方石油的長遠價值高於Phillips 66。

5. 蘋果(Apple):沽出3,683,113股

在巴菲特發佈的年度股東函中,投資者將更清楚明白為何他要在第四季沽出近370萬股科技巨擘蘋果的股票。這次沽貨總值雖然接近11億美元,但值得留意,蘋果仍然是巴郡目前最大的持倉(截至12月31日市值達720億美元)。

其中一種可能性是巴菲特並不涉及這次沽貨行動。值得留意,巴菲特的投資團隊可買賣少量股票,這次沽貨鎖定利潤,可能正是他們操刀。

6. 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沽出2,240,000股

這季的沽貨行動中,最無傷大雅的就是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 (NYSE:BAC)。

巴菲特經常說,不希望巴郡在任何一家銀行的持股量超過10%,因為若巴郡的股權超過10%門檻,就會惹來聯儲局加強監管。由於美國銀行正進行大規模資本回報計劃(2019年達370億美元),其中包括大量回購股票,因此問題便來了。巴菲特沽出224萬股,純粹是將美國銀行的持股量降至10%以下。換言之,「股神」仍然鍾情美國銀行。

7. 美國航空集團(American Airlines Group):沽出1,200,000股

巴菲特減持美國航空集團(American Airlines Group) (NASDAQ:AAL)的股票,亦可能是要將持股量保持低於10%門檻。相比2017年至2018年,美國航空的股票回購計劃最近幾季有所放緩,但巴郡沽出120萬股,可能只是回應美國航空流通股數減少而已。

同樣,巴菲特亦可能是要適度對沖經濟衰退的風險。根據歷史往績,航空業在經濟衰退期間表現會很慘淡,目前為止亦沒有一家大型航空公司的淨債務高得過美國航空。

8. 紐約梅隆銀行(Bank of NY Mellon):沽出1,172,193股

最後值得一看巴菲特略為減持巴郡手上的紐約梅隆銀行(Bank of NY Mellon) (NYSE:BK)股票,這次出貨原因可能與保險巨頭旅行家集團相同:息率走低。

紐約梅隆銀行作為美國最大託管銀行,相當依賴較高息率推動淨收入增長。然而,聯儲局在2019年分三次將聯邦基金利率下調25個基點,而且正在密切監察美國經濟表現。因此,紐約梅隆銀行短期內的增長前景非常暗淡。

分享給你的朋友
About The Fool 4078 Articles
文章獲The Motley Fool授權轉載,並由HK MoneyClub翻譯 Original www.foo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