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habet為何比您想像超值得多?

不論您認為Alphabet (NASDAQ:GOOGL)(NASDAQ:GOOG)的股票估值偏高或偏低,實際價值都可能遠比您想像的便宜很多。

原因在此:公司的資產負債表上坐擁大量現金,雖然「其他非Google業務」的「登月」項目虧損數以十億美元,但總不會永遠在燒錢,而且多個高速增長業務長遠具有很大潛力,但今天對利潤貢獻就微乎其微。

資產負債表現金充裕

Alphabet的資產負債表坐擁龐大現金,負債極少。截至去年底,Alphabet的資產負債表上擁有180億美元現金和現金等價物,還有1,010億美元可轉讓債券和130億美元不可轉讓債券,即是說將近1,330億美元現金和投資。公司的負債方面,賬面上的長債不到50億美元。

由於Alphabet的業務利潤很高,又可產生大量現金,這筆1,280億美元的「淨現金」明顯是多出來的資本,不需用於業務營運。因此,投資者不應著眼股價目前的走勢,反而更應重視撇除這筆淨現金和投資後每股的價值。

舉例說,AlphabetC股目前股價為每股1,509美元,其中包括每股約187美元的淨現金和投資。即是說若剔除這筆現金,單計業務本身的話,每股股價其實只是接近1,322美元。

其他非Google業務不會永遠燒錢

當您看看Alphabet的損益表,公司的淨收入主要來自Google核心業務的豐厚利潤,部分則被其他非Google業務「登月」項目的巨虧抵消。舉例說,上季Google業務的營業收入超過110億美元,而其他非Google業務則虧損20億美元。

但值得留意當中的差別。Google的營業利潤屬於經常性;事實上,長遠應可增長。至於其他非Google業務,虧損性質卻截然不同,都屬於風險資本投資,而非經常性營業虧損。

換言之,其他非Google業務要不是能夠扭虧為盈,開始貢獻利潤,就會最終結束或出售業務。管理層不會永遠容忍這些業務造成數以十億美元虧損。若看新任行政總裁的薪酬安排,這方面的發展就更明確,因為他的薪酬將與未來兩至三年的股價表現掛鈎。

因此,當衡量Alphabet的盈利能力時,最好是不去看其他非Google業務,尤其是對於這些業務的投資,管理層將更有紀律,未來有望減低相關虧損。

多項高速增長的業務利潤微不足道

Alphabet有多項發展最快的業務,但現時仍談不上有很多利潤。因此,公司目前業績報告的利潤,遠低於將來可能實現的水平。

我們可看看Google Cloud Platform(GCP)。管理層沒有明確披露GCP的盈利狀況,但在對上一次業績電話會議上,他們明言GCP目前的盈利率很低,甚至可能在虧本。當被問及相比亞馬遜(Amazon) (NASDAQ:AMZN)Amazon Web Services (AWS)當年相若規模,GCP的盈利能力是否可以看齊,Alphabet財務總監Ruth Porat有以下一番評論:

對於您問到利潤率的問題,就我看來,我們認為現時雲端市場的競爭激烈程度已經截然不同。我們正積極投資,期望捕捉眼前機遇,我一開始評論時已盡力明確指出這點。我們看到這方面的機遇,業務亦具備動力,我們將加快投資力度,提升相關團隊的能力。正如我們之前已提過,我們已制定目標,將擴大銷售團隊規模兩倍。我們亦致力建立產品路線圖,推動基礎設施服務遍及全球各地。

換言之,與多年前規模相若的AWS相比,GCP今天面對的雲端市場競爭更加激烈,正與AWS微軟(Microsoft) (NASDAQ:MSFT)Azure展開龍爭虎鬥。回顧AWS當年,基本上沒有對手,整個市場都在腳下,無須擔心競爭,因此沒有定價壓力,利潤率自然較今天的GCP更高。此外,公司一再強調GCP的投資支出龐大,可見GCP目前的利潤只會非常微薄。

我們再看看YouTube,這是由用戶提供視頻內容的全球龍頭平台。在同一個業績電話會議上,Porat表示:「……我們會繼續開發訂閱服務,這項業務目前仍處於起步階段,我們正進行大量投資,瞄準長遠發展。」每當管理層強調「起步階段」,交待投資規模,都是在暗示「目前的利潤率很低」。

最後,值得看看公司的硬件業務。Porat表示:「我們一直大力投資開發硬件工程的能力,同時建立供應和實體分銷網絡。」這種說法,其實又是代表「目前利潤率很低」。

總結而言,投資者將會明白,只要管理層著手減低其他非Google業務的虧損,將之降至最低,並將重心轉到其他利潤高的業務,Alphabet的盈利能力到時就會「正常化」,自然會遠高於現時業績水平。正因為這個原因,筆者才會說Alphabet其實遠比大多數投資者想像的更加便宜。

分享給你的朋友
About The Fool 5725 Articles
文章獲The Motley Fool授權轉載,並由HK MoneyClub翻譯 Original www.foo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