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三間今年上市後估值大減的公司原因

對於新上市的公司來說,今年並非順風順水的一年。以下我們將探討幾間估值從高位大跌的公司。

本文章原刊登於MyWallSt。 

相信大家對WeWork近月首次公開招股(IPO)失敗的消息仍然記憶猶新,以下讓我們看看三間在今年上市後,在高估值壓力下苦苦掙扎的公司。 

Slack

2019年是獨角獸SlackNYSE:WORK)發展里程上停濟的一年。在私人融資領域,投資者太容易被光鮮的品牌名字迷惑,而忽略了企業本身的基本理念。這間協作軟件公司的表現是否顯示出該領域存在更深層次的問題?

自6月在紐約證券交易所直接掛牌(direct listing)以來,Slack的股價跌幅已突破40%,而微軟Facebook等新晉對手已對公司虎視眈眈很久。

市場對其增長前景的擔憂,似乎阻礙了Slack整體業務的大步前進。公司2020財年第二季的收入增幅為58%,增長大幅放緩。根據Slack的全年指引,2020財年的收入增長將進一步下降。作為比較,公司2018財年的收入增長100%以上,2019財年則增長82%。另外,Slack已開始推行訂閱折扣,陷入一場它沒有足夠資源勝過微軟和Facebook的價格戰。

不過,Slack的前景並非完全黯淡,別忘了,它上市還不到半年,而且旗下產品仍然很受歡迎。公司9月的用戶數有1,200萬,顯示儘管競爭日益激烈,其即將公佈的第三季業績仍將有提升。而微軟與Slack之間的競爭或許看似實力懸殊,但Slack仍然未淘汰出局自然是有許多原因的。

SmileDirectClub

自遠程牙齒矯正公司SmileDirectClubNASDAQ:SDC)於9月上市以來,公司並沒有多少讓投資者笑開懷的消息。可以肯定地說,該公司在現時十年來數一數二嚴峻的IPO形勢中,遭受到沉重的打擊。

SmileDirectClub的股價從9月略低於20美元的高位一路下跌至12美元左右徘徊,公司亦尚未實現盈利,截至6月底止六個月虧損超過5,200萬美元。根據公司的招股書,去年的虧損為3,380萬美元。

不過,華爾街似乎對SmileDirectClub情有獨鍾,幾位分析師仍然力撐該股將在最初的「起飛」階段後趨平穩發展,最終實現盈利。公司要實現盈利存在着一大隱憂,那就是美國政府擬議對基本上仍未被開發的遠程牙科市場加強監管。加州州長紐森(Gavin Newsom)已簽署一項有關對該新興行業加強監管的法案,目前尚不清楚會否有更多州仿效。

SmileDirectClub的主要競爭對手愛齊科技(Align Technology)今年的成績好壞參半。儘管後者的股價在夏季(一直到九月)大幅下滑,但最近幾週卻走高,與股價持續下跌的SmileDirectClub相反。

SmileDirectClub的情況似乎沒有好轉,11月初有報導指,有股東正在調查公司是否涉及證券欺詐或其他非法的商業行為。事況發展仍有待觀察,但可以肯定的是,該事件將對公司造成進一步的負面影響。 

Uber

UberNYSE:UBER)雖然是現今交通變革背後的推動力量,但公司並未得到投資者蜂擁搶購股份。縱使經過多年的努力和數十億美元的投資,該公司仍然一直無法盈利。

Uber的危機並非其5月份的IPO所引致,但上市無疑令其困境雪上加霜。公司迅速獲得800多億美元的估值,其後估值卻直線下跌。我們可以將原因簡單歸結為Uber管理不佳,例如員工待遇惡劣、每月司機流失率達12.5%,以及UberEats有蝕無賺等。

但Uber的主要競爭對手Lyft遭遇到相同而且範圍更廣的難題,由此說明,共乘業務根本不賺錢。剩下的就是這兩間公司進行一場誰都不想贏的「將價格劈至0元」比賽(the race to zero),而為了領先對方,Lyft和Uber都必須提供獎金和折扣來留住用戶,進而導致收入下降。

Uber現時看起來欠缺計劃,其日益多元化的服務組合(包括送餐服務及即將加入的Uber Pay)亦沒有轉虧為盈之勢。一直以來,Uber的目標是創造一個交通便利的世界,公司已成功做到這一點。然而,當其估值折半,又欠缺轉虧為盈的計劃,投資者就很可能離它而去。

分享給你的朋友
About The Fool 5818 Articles
文章獲The Motley Fool授權轉載,並由HK MoneyClub翻譯 Original www.foo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