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脅被動投資的6大未來趨勢

1996年,巴菲特在致股東的信中說:「大部分投資者,包括機構投資者和個人投資者,早晚會發現,最好的投資股票方法是購買管理費很低的指數基金。」他認為,指數由於分散了個股的風險,通過加權的方式讓個股彙聚在一起,組成了指數,代表這個指數整體情況,因此不會錯過任何的漲跌,只要緊跟指數就能獲得市場平均收益,從長遠看指數放在全球市場上都是上漲趨勢的。時至今日,巴老依然看好,畢竟他的波克夏公司表現都遜於這些指數基金。

不過,在有巴老加持的指數基金仍在發展中的今天, 尼爾斯•詹森(Niels Jensen) 卻寫了《指數投資末日》這一本書,隨即引起市場上一番熱熾討論。有人認為這書名不過在嘩眾取寵,不值一看。可是照巴老的格言:「在別人貪婪時恐懼,在別人恐懼時貪婪」,我們應該要對熱趨勢進行冷思考,縱然是巴老推薦的亦一樣。

6大未來趨勢需要正視

作者在書中提及危及指數基金的趨勢不只6項,只是認為它們的影響性最大。以下筆者簡單綜合這6項趨勢:

1.債務超級周期的結束

當債務增長超過 GDP 時,原本用於增長 GDP 的資金須用作償還債務,成為沒有帶來效益的資金。這會導致 GDP 增長平緩,從而需要大量舉債,形成了惡性循環。但這個循環不能無日無之,金融體系終將崩塌。

2.嬰兒潮時代退休

嬰兒潮為世界添置了大量勞動力,而他們的退休潮不單代表勞動力的損失,同時反映依賴人口(難聽一點,就是光消費不生產的人口)比重在人口結構中急升。人口結構對地區經濟將由助力演變為阻力。GDP 是靠勞動力驅動的,如果要繼續創造經濟超額成長,政府就唯有擴大赤字支出,但效果也只會是短暫的。

3.中產階級消費力下降

在香港,中產階級也被稱作「夾心階層」,簡單來說,減稅政策惠及富豪,社福政策惠及基層,中產階級被夾在中間,剛好「兩頭唔到岸」。同時香港財富人口結構呈現「M型社會」,表示中產向下流的趨勢,亦即是中產愈來愈窮。而這趨勢不單在香港,全球多個已發展國家的中產也是大輸家:生活水平停滯、下降⋯⋯

隨著薪資成長率從1970年開始放緩,部分國家呈現出實質薪資的跌勢,甚至進一步壓抑消費者支出,也讓經濟發展速度趨緩,未來的我們,縱然每日營營役役工作,也有可能比我們的父母還要窮。如果我們甚麼也不做,需求曲線往外移動的速度會一直低於供給曲線,價格普遍性下降,經濟成長率終將轉為負。

4.東方國家崛起

新興市場的人均所得將在未來快速增長,特定產業、國家有望受益。只是最具代表性的東方國家——中國,筆者認為其前景還需看中美貿戰發展而定。

5.化石燃火料耗盡

石油需求增長量比新發現的油田可供應量還要多,造成求過於供的趨勢。將來石油佔人類能源需求比重勢必下降,產油國家的收入因而減少,而這些產油國家的轉型為全球經濟帶來不確定性因素。

6.財富佔 GDP 比例均值回歸

過去數十年,美國的財富佔 GDP 比例平均為 3.8,現時是 4.9,此消彼長代表有某件事必然被犧牲了。未來資產價格可能會全面下滑,直到重新達成平衡。

真的要對指數基金避而遠之?

在立場上,筆者並不認為現時就要跟指數基金割席,但這也並不代表指數基金就是無憂無慮,天下無敵的資產。正如橋水基金創辦人 Ray Dalio 說:「沒有一項資產會長期維持超額報酬。」

目前世界跟過往最不同的地方在於全球化,各個國家互聯互通,各國政府溝通協調比以往更頻繁密切及高效,縱使無法杜絕歷史教訓再搬上世界舞台,處理危機時的反應也必更靈活多變。因此,筆者雖然同意作者詹森在書中最後提出的對投資風險的見解,但不認為其對指數基金作出的結論成立。一是指數基金的先天優勢:在資金充裕時,短期縱有波幅,但長期還是能見到升幅,而在整體經濟不景時特定投資標逆流向上的機會相當低;二是作者認為特定投資機會的潛在報酬率更龐大,但是卻忽視了風險的存在,若以多10倍的風險追求多 5倍的報酬,真是一項具吸引力的投資嗎?

歸根究柢,成功投資的關鍵在於打造良好的投資組合,獲得合理的報酬。而要打造良好投資組合,知識不可或缺。不論同意作者還是筆者,此書的多方位視角及對熱資產的冷思考都值得各投資者細細品味。

分享給你的朋友

美股表現近年持續強勁,不知如何入手?我們精選了10隻高增長美股,並撰寫了《不應錯過的10隻高增長美股》免費報告。立即按此下載!

想提早退休? 想提高每月的被動收入?

我們撰寫的《必須收藏的收息股投資指南》電子書用實例教您挑選出真正可長期持續派息的收息股及揭示必要避開的收息「陷阱」。要知道打造穩健收息投資組合的竅訣,請立即按此免費下載!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作者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
HK MoneyClub (www.hkmoneyclu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