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Sir市評】人民幣續升將令港股見價量齊升格局不變 (2019/02/28)

於過去三個交易日 (2月25至27日),其中兩日高位曾上試29,000點,還有一日高位為28,971點,較29,000點僅差29點,可見現正醞釀突破29,000點。而現時主導港股走勢的,顯然仍是落在中美貿易談判之上,自2月20日美國要求中國將保持人民幣匯率穩定納入最終貿易協議的框架後,美元兌人民幣不斷下跌,意味著人民幣在持續升值。單計2月20日,人民幣升值便升值0.56% (6.7587 → 6.7213),當日港股成交金額約1,087億港元,為2月14日以來最高,而當日計起的六個交易日,人民幣累計升值1.19% (6.7587 → 6.6793),同時港股就是連續六日錄得成交額突破1,000億元,上回則見於去年6月25日至7月3日,其內人民幣匯率介乎6.5039至6.7225,當時正是中美貿易戰的起步階段。

上證直逼三千點
若以去年6月25日美元兌人民幣收報6.5400,相對今年2月27日截至晚上8:45報6.6824,暗示人民幣潛在升值可能仍有2.18%。而於去年6月25日至7月3日港股平均成交額約1,198億元,對比今年2月20至27日的平均成交額約1,260億元,後者已高出5.16%,相信即或人民幣進一步升值,港股交投繼續增加的機會不大;但預期港股仍會維持在現時的高水平。值得留意人民幣升值將令市場對中資股份的資產價值上調,對相關股份價格帶來正面刺激,此因素已反映到A股,於過去六個交易日,上證指數累升超過7.00%,於2月27日收報2,953點,直逼3,000點,這是自去年6月19日以來未嘗出現的收市高位。

追溯貿戰起步點
回看恆指,近期於2月25日最高收報28,959點,與去年6月25日收報28,961點接近,反映恆指已重上中美貿易戰開始時水平,但倘若美國要求中國必須令人民幣匯率回到貿戰前水平,才肯達成貿易協議,則可參考去年6月14日美元兌人民幣收報6.4017,皆因於緊接的6月15日則收報6.4394,人民幣單日貶值近0.60%,可見6.40水平就是貿戰前美元兌人民幣狀況。而恆指於去年6月14和15日,分別收報30,440和30,309點,於下個交易日6月19日則收報29,468點,大跌逾840點,皆因美國貿易代表署於6月16日公佈對華加征關稅清單,反映去年6月中下旬是現時中港股市和人民幣匯率走勢的重要參考時點。

恆指下調空間小
綜合以上資料,筆者預期當美元兌人民幣跌至6.50水平,恆指應介乎29,000至29,500點之間;若進一步跌至6.40水平,恆指應介乎30,000至30,500點之間。如今美元兌人民幣約6.68水平,相對6.50水平人民幣要升值2.77%,而於2月12至27日共12個交易日,人民幣亦只是升值不足1.70%,基於認為中方銳意在3月與美方達成貿易協議的考慮,相信未來半個月人民銀行會加強對人民幣匯價干預的力度,可望在3月15日或之前美元兌人民幣會到達6.50水平,由此推斷於中美達成貿易協議之前,恆指下調空間有限。

參考今年2月20和21日恆指分別低見28,357和28,364點,相距2月27日收報28,757點,潛在跌幅約400累點,觀乎恆指牛證重貨區之收回位介乎28,300至28,399點,預算恆指最多會下試28,300點。至於熊證重貨區收回位則介乎29,200至29,299點,而收回位介乎29,300至29,499點亦見有不少熊證街貨,相信當看到人民幣匯率逐漸逼近6.50水平時,恆指於下月中之前有望上試29,500點。

聶振邦 (聶Sir)
證監會持牌人

筆者確認本人及其有聯繫者均沒有出現以下兩種情況,其一是在執筆前三十天內曾交易上述分析股票;其二在文章發出後三個營業日內交易上述的股票。此外,筆者現時也並未持有上述股份。

以上純屬個人研究分享,並不代表任何第三方機構立場,亦非任何投資建議或勸誘。讀者務請運用個人獨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投資決定。

分享給你的朋友

全球數以百萬計的投資者正運用股息為自己和家人創造持續現金流收入,累積財富。您想成為一份子?在我們撰寫的《必須收藏的收息股投資指南》電子書就會分享獨特的收息股選股模型,並用實例教您挑選出真正可長期持續派息的收息股及揭示必要避開的收息「陷阱」。要知道更多打造穩健收息投資組合的竅訣,請立即按此免費下載!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作者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
HK MoneyClub (www.hkmoneyclub.com)